恨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恨荷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19章 我不如他!

趙錚林芷月 第19章 我不如他!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25:33 來源:SiLuKe

-

彆說壓過上川滬,他現在連寫詩的心境都蕩然無存。

“看不出來,這上川滬還是有點東西的。”

趙錚淡淡一笑,語氣波瀾不驚。

倒是身旁的雷開眉頭緊皺:“唉,這下麻煩了,先不說秦熙小姐臉麵掃地,我大盛文人的名聲,也要一落千丈了。”

……

“秦熙姑娘,不知鄙人這首詩,你覺得如何?”

二樓廊間,上川滬笑容得意,略帶玩味的看向秦熙的雅間。

許久,雅間裡才傳來兩個字。

“尚可!”

這個評價,從秦熙嘴裡說出來,意味可完全不同。

陸文川臉色蒼白,心裡就算再不服氣,卻也無可奈何。

以他的才學,隻怕還真無法超越上川滬這首詩了。

“哈哈,姑娘喜歡就好!”

說罷,上川滬居高臨下,看向大盛一眾才子。

“來大盛之前,還想著與大盛才子交流一番,但今日一見,看來冇這個必要了!”

“堂堂大盛,也僅此而已,不值一提。”

上川滬神色得意,也越發的肆無忌憚。

“既然冇有人敢來比,那鄙人隻好勸你們趁早認輸,鄙人還要和秦姑娘入慕一敘呢!哈哈哈哈哈!”

上川滬一字一句,字字誅心。

在場文人墨客,個個恨得咬牙切齒。

可奈何身份比不過上川滬,連才華也敵人不等,就算再憤怒,也隻能忍著。

至於陸文川,更是氣得胸口起伏,搖搖欲墜。

按照計劃,他本該出儘風頭,抱得美人歸。

可如今,卻被彆國之人騎在頭上,顏麵儘失!

連大盛的威名,也將一落千丈。

見眾人低頭沉默,不敢出言。

上川滬不屑一笑,收起摺扇,正要前去雅間。

可就在這時,角落裡突然響起一道平淡而自信的聲音。

“我有一首詩,倒想試試!”

眾人一驚,連忙循聲望去。

隻見一個陌生的年輕人站了起來,嘴角帶著自信的笑容。

“這是誰,怎的如此麵生?”

“害,我當是京中哪位大才子來了呢,白高興一場。”

“年輕人,還是算了吧,免得自取其辱。”

見趙錚如此麵生,原本熱切的讀書人,瞬間焉了下去。

京城有名的才子,無非那麼幾個。

連陸文川都敗下陣來,區區一個無名小卒,又能有什麼用?

上川滬亦然,連看都不看趙崢一眼。

“區區無名之輩,還冇有資格和我比試,乖乖坐著吧!”

他現在一門心思都在美女身上,哪裡願意浪費時間?

“怎麼,堂堂東島皇子,莫非怕了?”

對於眾人的話語,趙錚充耳不聞,反而心平氣和的看向上川滬。

“怕?鄙人來大盛京城,可從未怕過!”

“但你要是不怕丟人,鄙人倒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上川滬冷哼,目光很是不善。

“不過,我得提醒你,若是打油詩,還是不要唸了,免得落了大盛最後的遮羞布!”

聽到此話,一種讀書人也紛紛搖頭。

顯然,對於趙錚,冇有絲毫的信心,隻求彆丟了大盛最後一絲顏麵便好。

“放心,詩詞如何,你聽了便知!”

“剛剛兩首都是五言絕句,既然如此,那我也吟一首五言絕句吧。”

趙錚淡淡一笑,上前一步,當即吟詠而出。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

嗯?

三句纔出,眾人卻紛紛皺起眉頭。

上川滬不屑的輕哼一聲,冷笑道:“小子,你這前三句雖好,卻與題目完全不符,不會是哪裡抄來湊數的吧?”

堂下,眾人也是如此認為。

畢竟,秦熙親自點出,第一題以雪為題。

可看這三句,通篇冇有半點與之相關,莫非真是抄來的?

“彆急,我這不是還冇說完嗎?”

趙錚淡淡一笑,繼續念道:“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一詩既出,全場先是一愣,接著陡然一驚。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妙,妙啊!

這是何等的絕妙詩篇!

此詩一出,整個畫舫似乎都隨之一滯,而後轟然熱鬨起來。

“獨釣寒江雪!好一個獨釣寒江雪!”

“隻寥寥幾筆,便把大雪蒼茫的景緻描繪得淋漓儘致,這最後一句,是絕妙的點睛之筆啊。”

“冇想到,這書生居然有如此詩才,是我等看走眼了。”

一眾才子議論紛紛,目光灼灼的看著趙崢,眼中的不屑與懷疑瞬間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對剛剛那首絕句的震驚與敬佩。

哪怕是雷開,也驚得張大嘴巴。

他和趙錚相識數年,卻還是第一次知道,趙錚居然還有如此詩才?

莫非,這些年大皇子在故意藏拙?

二樓廊間,原本不屑的上川滬聽聞此詩,一時神情恍惚。

大雪傾覆,湖麵如鏡。

一葉孤舟,身著蓑衣的老漁翁垂釣其中。

虛無縹緲,遠離塵世,純潔寧靜,萬籟無聲,一種超脫亙古的孤寂氣息撲麵而來。

饒是他自負詩才,但也被詩中的意境所震驚。

“我不如他!”

上川滬自意境中醒轉,原本得意自負的臉龐,瞬間陰沉下來。

陰翳的眼神,死死的瞪著正悠閒喝酒的趙崢。

本以為,他已經勝券在握,準備成為秦熙的入幕之賓了。

卻冇想到,居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該死!

走廊另一頭,陸文川此刻更是頭皮發麻。

作為大學士之子,陸文川五歲開始讀書,十幾年來,幾乎讀變了大盛的所有詩詞。

可大盛史上所有詠雪的詩篇,卻都冇有這般境界!

這個年輕人,不一般。

想到此,陸文川深深看了一眼趙崢,眼裡滿是嫉妒之色。

為何寫出這等詩篇的,不是我陸文川?

我恨哪!

對於眾人的追捧,趙崢始終神色淡然,似乎並不意外。

笑話,他肚子裡可是華夏幾千年文明的結晶。

對付一個東島的跳梁小醜,還不是綽綽有餘?

冇有理會上川滬、陸文川之流,反而抬頭看向二樓的雅間。

“秦姑娘,不知這兩首詩詞,哪一首更勝一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